欢迎光临饶氏网网站!欢迎加入饶氏网官方QQ群,群号:169635136!

我饶轶事
类型:追根溯源  发布时间:2021/11/23 20:32:11  点击量:95    
 

我小时候听祖父说,我们祖宗宗德公由北港南湖油车坑逃难而来石砰。

油车坑当时叫朱饶坑,坑的这边住着饶家,坑的那边住着朱家,故这条坑便叫朱饶坑。饶家的祖先在孩提时代是朱家的先祖母乳汁喂育长大的,故饶朱两家不配婚,视为一家亲。

坑的这边山腰上有一寺院,寺院的和尚说这座山是寺院的,我们的祖宗说是我们的,于是双方动了官司,和尚交官结兵,因而我们败诉。官府派文武兵来惩办,宗德公便逃来石砰。我问祖父什么叫文武兵,祖父说我们在看戏时,服饰前有个“兵”字,背面有个勇字,这样的兵勇,前面走着一排排吹着马号,后面走着一队队手拿着盾和刀,再后面走着一队队手拿长矛,身挎弓箭,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煞是吓人,这叫做文武兵。宗德公如果迟走一步,就会被杀。后来有游僧来我家门化缘,我大祖父提网担(竹制的挑网工具)驱赶,并骂到:“我们与你们秃驴世代有仇,你竟敢来我家乞食?”

宗德公从南湖先来到朱梅岭脚麻昌园---今桥头林大队,与瓦窑相邻的油车园。碰到郑家祖宗,他说北港囡石砰是个好地方,土肥靠海,不但能种地,还可打渔,聊可糊口,于是便跟郑家祖宗来到石砰。当时,石砰已有郑、邓、任、褚、李五姓捷足先登。糖埠内有邓、任、禇居占,马尾礁有李姓占住,山头厂平园头已被郑氏占有。惟有广袤的青褐色的卵圆石海滩内侧,有一片野草盖地荆棘丛生,灌木芦竹簇立,洼地潦水杂布其间的不毛之地,一蹴就是海,易遭海盗、倭寇侵扰,无人胆敢居住的地方。郑家祖宗送给平园头下靠近不毛之地的一小方土,结草为庐,权作安身。这就是我石砰饶氏始祖地(这块地就是现在尚甲叔、尚平叔居住的地方)。不得已民,宗德公便向这片荒凉的、贫瘠的不毛之地开垦,披荆斩棘,耕地劳作,筑堤防潮,疏沟排水,建房筑路,开埠头,建场所,造船织网,驾舟打渔,艰辛劳苦,苦心经营,殊不知这片地方就是今天的渔业埠头,商业街道,交通要冲,贾旅云集的风水宝地----埠头村,真是无缘先到不得宝,有福后至拾黄金。

宗德公天性敦敏,勤奋俭实,被朱梅岭头孙父看中,遂取孙女为妻,这便是我石砰饶氏始祖妈。我们饶家便在这片不毛之地上进行开拓发展,繁衍后代,子孙绳绳,枝繁叶茂。如今石砰饶氏有619户,2506人,成为石砰最大一族。推动石砰社会进步,促进石砰经济繁荣,演绎石砰近代史,有着主导地位。

我祖父说,与宗德公同时逃来的还有一个弟弟,居住在海口。那年荒年,我家人口众多,已是艰难度日,无暇顾及其弟。越二年,年景好转,宗德公谓其子说,叔叔不知过得如何?我们去看看,到了海口,已不知去向。听邻居说,去年他就逃荒出去了,这是历代来的传说而已。到底宗德公弟弟叫什么名字?有无娶妻育子?无从稽考,其真实姓名是什么,更不得而知。

回到北港南湖饶朱杭旧地祭吊父母的阴灵,宗德公断不敢去,就是子辈也未必敢往。逢年过节祭请祖宗,惟对空凭吊,及至清明时节,人人上山祭扫父母坟墓,宗德公只好暗暗悲泣,面向西北遥祭一番。要去寻找父母的骸骨,须待和尚老死,里正更换,清兵撤走。只有随着年代的流逝,当年惊心动魄的一幕在人们的脑际已经稀淡,才可能在孙辈进行。按祖父、父母的遗嘱,当地老辈的指点,找到了宗德公的父母、祖父、曾祖、太祖的坟墓,打制墓碑以志之,而后历年致祭,直到共产党解放前夕。有一年去扫墓,据说是十三间联山太悄悄把南湖后岭宫的皇君妈放在箩筐带回,供奉在我祠堂右侧神龛之上。我饶氏各家,凡有香案公桌的,均供祀于上。我族对皇君妈如此虔诚,在我饶氏心中有如此特殊地位,这可能有宗德公的遗嘱。

追根溯源,我们饶家的根从哪里来?我祖父说满清时期,泰顺饶维祯曾去江西寻根问。饶维祯号鸿翦,前清廪生,泰顺开一公支脉。他到江西很多地方,碰不到饶姓。有一天,在江西某地,遇到了一支迎亲队伍,高灯上有饶字,便追上前去,一直跟到娶新娘的主家。说明来意,起初办喜事的主人不予理睬,后维祯公出示廪生凭簿,显露身份,主人才带他到祠堂见族长。族长沐浴焚香,请出宗谱,维祯公一一谨读慎记,将其带至石砰,我石砰饶氏方有谱牒,从而使我后人知道根祖渊源。

1946年,江南李家车财主李哲夫母做寿,女婿中国农业部辖属的渔业局长饶用泌偕其妻前来祝寿,大凡地主老财颇有敛财之能事,便发给江南每一地方十份请柬,我家是本地一巨室,当然也分到了一份。我祖父对此索财伎俩,深感厌恶,为敷衍应付,遂包一小礼包,署上名,给善奉承拍马才者捎去。拆包时,哲夫问庸人:“叔叔,石砰饶维毓何人?你石砰有亲戚,请查明,因我女婿姓饶,屡找祖寻根不到。”这个庸人是哲夫的近房叔叔,也是我曾祖母的弟弟,我祖父的舅舅,我的舅公太。“石砰饶维毓就是阿某,”舅公太答到。我祖父十三岁丧父,家贫如洗,曾祖母打线,祖父砍柴,母子相依为命,苦度光阴,小时无取名字,乳名阿某。每当曾祖母带祖父回娘家,虽哲夫是富家子弟,祖父是贫苦儿女,因是表兄弟辈,常玩耍在一起,唯叫阿某,然不知其真名。祖父雇工出身,克勤克俭,打渔网虾,有研究,知诀窍,后在南麂平屿岛连执七年头罾(产量最高的一只渔船黎头罾),因而家境发迹,成了地方巨户。舅公太半夜来我家,说大官饶用泌要找祖根。次日,我父亲翻开宗谱,查找各失支房者,召集失支房户主于朱梅岭脚,雇一艘双把浆小河舫赶赴李家车,邀饶用泌来石砰一叙。当时我家为族内首富,自然在我家把酒接风。席间,用泌说:“我走南闯北,奔东到西,未尝有今天如此高兴,因为在座的各位均为同宗。自己是湖北人,祖上是挑米的挑夫,后来开一眼小米店,逐渐发展成大米行。”宴毕,饶用泌要求祭拜祖庙,众人来到祠堂,是一座破烂不堪,白蚁咬蚀,将欲坍塌的破房屋。拜毕,饶用泌对我父亲说:“莹弟,若此祠堂,何不重建。”我父亲当即承诺,并要求他要为我家庙捧场热闹。他说:“我不但自己为我们家祖庙热闹,我还要告诉我姐夫为我们家庙凑热闹,因为女婿是半子之份。”我父亲问:“你姐夫何谁?”他说:“是现任的浙江省主席沈鸿烈。”因而,我父亲不得不负起建造祠堂的重任。当时穷人多,集资少,我家填了不少钱财,于1947年秋末竣工,建成五间大屋,五大穹形门,以当时的条件,是件不简单的事。饶用泌命敖江水警把自己和姐夫的匾额题辞从舟山定海送到石砰,我父亲又致意当时炫赫有名的金乡殷家祠堂,要求这些金匾从他那里送出,殷家族长欣然同意。上梁那天,热闹非凡,有传统的吹打队,有当时罕见的军乐队,有提花灯的儿童队,鼓乐喧天,旌旗招展。“业修雷泽”浙江省主席沈鸿烈,盖上官印;“慎终追远”中央渔业局长饶用泌,盖上官印;“聚族于斯炎亭东沙大众赠。这三块金匾,吹吹打打,从金乡西门殷家祠堂直送到石砰饶家祠堂,途中经过金乡最热闹的仓桥大街,围观的群众不计其数。有的羡慕,有的赞叹,石砰饶家竟有这等人才,石砰饶家有这样的内在衔头。后来有人来我祠堂瞻仰,看到这块匾额,有的肃然起敬,有的悚然畏惧,遗憾的是这三块匾在三面红旗、五统年代被毁,实在可惜。

1999年冬的一天,维针公身体欠妥,来我家看病,余后对我说:“道亨,祠堂遭白蚁侵蚀,已有一梁用竹柱撑着,将要坍塌,须重建。”我说:“祠堂尚未坍坏,现在拆建,不是无事找事,多此一举,待坍后在再说吧。”他对我的话不以为然。次年春节,其子尚操叔经商济南,抽暇回家,特来我家探望,对我说:“道亨,祠堂待坍塌后再建,不是全族失去光彩。”我觉得他的话有道理,便再无异议。他还汲取众听,召集大部分在外经商和部分本地族人磋商筹建祠堂事宜,大家认为道冲禀性耿直,为人廉洁,做事能干,堪当此任,推举为建祠头人。建造祠堂是件既劳心又费力的事,冲弟众望所归,无法推辞,但性自己一人势单力薄,便叫尚恍、道朗帮助,叫道世管帐,道省管钱,四人相辅。募捐摊派一切准备就绪,冲弟来到我家:“亨哥,祠堂后日拆去,前伯父费了不少血汗,今已作古,你去拍个照留个纪念吧。”我然其说。在整个施工过程中,道冲废寝忘食,忍辱负重,几经周折,他对金钱一尘不染,对酒肉一点不沾,于当今腐败社会的恶俗,可谓出淤泥而不染,自2001418破土动工,次年418日竣工,首末凡一年之久,在石砰外湖中部螳螂山麓,巍然屹立一座双层台阁,蔚为壮观,远而望之,晨曦云雾萦绕,渺渺间如天庭宫殿,日出云雾散,仿佛大螳螂领着小螳螂在山峦叠嶂弯曲逶迤的海岸线上嬉戏逗乐;近而观之,高脊耸立,角檐悬空,雕梁画栋,朱碧相间,犹如金马白玉堂。落成典礼那天热闹非常,外地亲朋和石砰各族都来祝贺,有的送金匾,有的送联棚,有的送财礼,祠堂岭上,客人络绎不绝,尤其是朱梅岭我祖妈娘家孙家和炎亭东沙大众,孙家中科院院士孙大业所题金匾“共沐祖光”,联棚是“大罗情系玉苍饶宗孙祖姻亲厚,南港脉连沧水桂馥兰熏厚长,”还有净猪等各种礼物相送,尚操叔在济南,把家乡建造祠堂的事情告诉济南军区司令饶守坤,饶司令员便送一块金匾“源远流长”,酒席连摆两天,有一百余桌,当是我始祖妈孙家嫡系长孙被邀首席,我饶家头代长孙入正席,多班乐队轮番奏乐,盛况空前。

今春修缮宗谱,族人相聚,有人提议宗德公父、祖父、曾祖、太祖坟墓在港南湖,谱牒上虽有记载,但无注明确切位置,共产党解放以来数十年,无人过问,值清明之时,何不寻找祭扫,于是议尚友、维央、尚朗、道说、道秦、尚开、道雨、道雨八人前往,尚友叔有八十八高龄,在六、七、八十年代常出入北港做海产品生意,去过南湖,曾向当地人探问祖坟,有模糊印象,其子在北港水头谋生,妻水头人,南湖有亲戚熟人,到南湖,在鹏山村岙于底油车坑畔找到祖坟,所谓坟墓,已不存在了,唯见约四米见方的一堆土墩,墩后有一岩,墩上竖一碑,中镌大明饶公之墓,右下二十三都珠明里,左下石砰饶氏后裔奉祀,揭去石碑,有四门硬铆四角棱铁钉躺卧碑下,钉的端侧已烂去一半,考此钉系我沿海渔船用的铁钉,是外人陷害抑或是我先辈以钉丁同音,讨个财钉两旺吉利,特意放置于下不可而知。从管事决定重建祖坟,请神祭土这天,我有幸随车前往,便把这四门钉带回,献于宗德公牌位灵前,宗德公若阴灵有知,当辨善恶作偿罚。三天后我与众人又去南湖,雇请泥匠四粗工挖掘查探,只有一个骷坛,一层薄薄的炭层,墓穴骷骨均不可见,这是否年代久远,腐蚀殆尽尚不可知,大家进退维谷,经再三商议,墩上建一坟,作象征性纪念。

我在南湖,村民们说姚朱坑是这条坑的古老名称,本地做佛事,巫人通词,不说油车坑,只说姚朱坑。坑的那边村庄,也叫姚朱村,看来姚朱,福建话音相似,把饶误说成姚了。

有位老农说,姚朱村的后山下有座庙宇,历史悠久,庙中有个石香炉,镌有饶字,及是你家祖上资助建庙,制石香炉而纪念,后在文化大革命被破坏丢失。

这位老农又说,在明末清初,这里驻扎着明朝部队一千多人,后来清兵攻来,明兵败退,百姓被杀戮遭殃,惨不忍睹。

住在油车坑两边的鹏山村和姚朱村,不少农民反映,在山边锄地耕种或开山建设,经常发现饶姓和朱姓骷坛和骷骨,但朱姓无人招领,看来已无后人,唯你饶姓石砰有人来领认。

细考上述一系列说法,我疑窦顿生。这条坑之所以称饶朱村,两侧总不是各住着一二户人家,也就是说饶朱村两旁至少有十来户饶姓和朱姓,今鹏山村的姚朱村农民经常发现饶和朱的金瓶骷骨。朱家已绝后无人,饶家只有宗德公一脉逃来石砰。说是与和尚打官司败诉,如果我方诉讼理亏,赔礼赔财就是了,又何必逃难,如果与和尚争斗殴架,祸闯人命,只有一命抵一命,哪有株连九族,将饶朱两家斩尽杀绝?回想老农说明末清初有明军一千多人驻扎在南湖,后清军追杀几败退,百姓遭殃。查苍南县志,康熙十三年(1674年)五月上旬,耿精忠部曾养性、吴长春,率军由桐山入据平阳,至康熙十五年(1676年)十月被清兵击退,看来桐山北港平阳是那时明军进军的线路,这一带是古战场。又查我饶氏宗谱,宗德公生于顺治戊戌年(顺治十五年1658年)耿部明军兵败,宗德公恰是十八岁,我推想在这时候逃离南湖,来麻昌园。郑家祖宗呼北港囡,未结婚,年纪少,父母应该在四十岁左右,为何只身孤影来到石砰,父母哪里去了?我设想,先时,我饶家与和尚争田夺地,有过一番争执,朱家与我是一家亲,自然站在我方,后明军驻扎在南湖,助明军以成反清复明大业是我们的意愿,和尚因为有前怨而告密我饶朱二家族资敌通敌,清兵杀来,明朝朱姓、朱饶二家难逃屠村灭族之祸,宗德公敏捷,逃此一劫,只向东南沿海逃来,是想投靠台湾郑成功反清军,后来清朝在大局已定便罢此念。我们知道,清兵入关,史可法守扬州,久攻不下,后扬州陷落,清兵屠城十天,今天真正扬州人已不存在了。眼看父母兄弟族人,朱家亲人惨遭杀戮,心头的恨永不泯灭,但今已是清的天下,他只能说与和尚有隙而来石砰,蕴藏在心底与满清不共戴天之仇不敢流露,偶尔一言半语被下辈听见,他就告戒儿孙,出去说话在谨慎,别胡言乱语,招来杀身之祸,初几代对清朝的恨有微少知道,及至代数久远,我们只知道和尚的仇而不知满清的恨了。南湖墓碑从二十三都珠明里的地方制看,大概是初几代打制的,不管哪一辈,它的时间总在清朝,碑上只镌大明饶公之墓,不刻清朝年月,痛恨的心情暴露无遗。我们永远是明朝的子民,这就是我祖父所说的与和尚打官司,和尚交官结吏。官府文武兵来惩办,宗德公倘迟走一步,便有可能被杀害的前后过程,杀人的人洋洋得意,自以为是战功赫赫,爬出尸堆,逃出死境的人默默无言,也不敢言,外人不知道这触目惊心的一幕,历史也无记载这一残暴事件,南湖仍然是那样的南湖,饶朱坑的水仍然是那样潺潺的流淌着!

中华民族有史以来,元朝蒙人、清朝的满人是最反动、最腐朽、最残酷、最野蛮的异族统治。元朝把国人分为四等,第一为蒙人,第二等为色目人,第三等为汉人,第四等为南人,蒙人杀南人无罪,南人杀蒙人九族。清朝不准汉人入阁,惟在乾隆以后,六部官只准任副职,不准任正职(只准做侍郎,不准做尚书)。中国社会停滞不前,受西方列强的侵略欺凌,这二朝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五千年的文明史,期间始终贯穿着野蛮和残忍,不要说改朝换代,就是同朝同代,亦是如此,改朝换代,李华吊古战场:鼓衰兮力尽,矢竭兮弦绝,白刃交兮宝刀拆,两军蹙兮生死决,血满巨港之岸,尸填长城之窟,呜呼噫嘻!生灵荼毒,枕骸遍野,可胜言哉!同朝同代,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谋害暗算,层出不穷,民主、自由、平等、博爱、光明、进步、祥和、幸福能有几何?漫漫历史长河,茫茫天地,悠悠日月,有多少仁人志士在哀叹!有多少孤魂冤鬼在哭泣!

中国要振兴!

中华民族要振兴!

中国的氏族要振兴!

 

                     

                                公元二00五年九月

                                农历乙酉年八月

                       十世孙饶道亨于苍南石砰外湖宫后

                              

(本文原载于《中华饶氏》2011年第三期)

新闻发布人:管理员2 查看/发表评论       
[关闭窗口]
  [饶氏网] 

   最新新闻
汉唐宋元饶氏仕宦录   1.6
清朝饶氏仕宦录   12.30
明朝饶氏仕宦录   12.22
我饶轶事   11.23
谱牒知识连载(一)   11.23
饶公桥   11.23
人文积淀厚重的建瓯巧溪村   11.23
饶彪与金华“四世一品”   11.23
饶明锋:台灣饒氏源流初考   11.23
饶芝新出席樟树第52届全国药…   10.19

   滚动新闻
饶及人被邀参加第六届中国(…
 
多位宗亲向中心捐献饶氏资料
 
云南饶明生派儿子向中心献谱
 
湖北崇阳饶浩良向中心捐献家…
 
罗江饶正禄等宗亲向中心捐献…
 
江西九江饶起延饶学圩向中心…
 
湖北武穴的饶杨威捐献家谱复…
 
吉阳镇巧溪村饶金禄等宗亲捐…
 

   热点新闻
川渝分会开展救助饶东萍活动   2.28
“城市良医”——饶及人   9.14
关于2016年度《中华饶氏》征…   2.17
编撰资金捐赠情况公示   9.12
救助饶琴的善款公示   5.3
请救救我三姐吧!   6.7
清代内阁题本饶事浅解( 一)   10.25
福建省饶氏人数最多的村庄揭…   9.3
就饶漱石问题,陆璀2001年4月…   5.27
饶氏宗亲会派代表参加苍南饶…   2.20
设为首页|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隐私保护|网站地图
©2006饶氏网
浙ICP备060503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