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饶氏网网站!欢迎加入饶氏网官方QQ群,群号:169635136!

族谱采集之——再向抚州行
类型:饶氏文化  发布时间:2018/4/3 10:00:38  点击量:532    
 


  随着通谱编撰工作的不断推进,饶氏文化研究中心的资料采集步伐也随之加快。抚州古称临川,是 饶氏繁衍生息的核心区域,是 饶氏有史记载最早的居住地,也是目前饶氏族人密度最高的地级市,因此,抚州的饶氏族谱资料数量最多,内容最全面、最翔实,始终是 饶氏族谱资料采集的首选之地。92-6日, 饶氏文化研究中心饶玉华、饶旭华、蔡利琴等再次走访了临川区、崇仁县、资溪县、金溪县、南昌市进贤县等地。每次走访前,我们都会联系当地宗亲做好走访前的线路策划,以期达到走访用时短、成效高、费用省。从金华出发,走全程高速到临川约需4个半小时。

  根据路途的便利和早祥的安排,我们首先走访临川的嵩湖乡上泽村。当地修谱理事会的饶洪昌、饶金龙、饶银辉等宗亲已经在饶氏宗祠等待我们。宗祠门面不大,但走入其中,空旷的院落,一坐由十六根巨大石柱支撑的祠堂正厅,巍峨雄壮,虽然设施简单,但历史积淀深厚。得知我们的到来,当地下泽村村主任饶  华龙和饶新林等几位宗亲也来到祠堂。据饶华龙主任介绍,这是附近最大的饶氏宗祠,最早有三进,由于年代久远,其他都坍塌了,只有这一进倾斜严重,当地宗亲花费了巨大的人力和物力,方使这一罕见的石构祠堂得以保存。饶金龙宗亲请出于1996年修的《塘坑饶氏十二修族谱》,我们一边摆好拍摄,一边认真翻看。经过近一个小时的工作,拍摄工作完成,大家在祠堂大门口合影留念。

  在与宗亲交流中,我们得知此支饶氏系宋代著名的临川“大小神童”饶坠、饶鉴家族,引起我们极大兴趣。在宗亲的带领下,我们驱车来大源饶家村,只见在村落的边缘,有数幢废弃的古宅,看到我们到来,附近的宗亲也都纷纷走来,大家一起探访这几幢在他们眼里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古宅,但从他们的言谈中却充满自豪。在一座孤傲挺立的门楼上,有块红石匾,字迹斑驳,但“神童后裔”仍然清晰可辨,可见此处乃大小神童的家乡无疑。据《临川县志》记载,“饶釜,号大神童,宋咸淳七年(1271)辛未科张镇孙榜赐进士;饶鐆,号小神童,宋咸淳七年(1271)辛未科张镇孙榜赐进士。”可见当时饶氏以“大小神童”而荣耀倍至,也说明大源饶家的悠久历史。在附近一座古宅,已经无人居住,正宅大门上镶嵌着一块石匾,上书有“司马第”,可见这座宅子的身份显赫。这座宅子构造极为精美,被村民视为宝物,但也为这些精美的古建筑渐渐遭到人与自然的毁坏而心急。“司马第”的门楼全由各类石构件组成,在正中央的青石上刻有“重光”二字,左右青石柱上分别镌刻“奉圣主诏例以济人君臣有义,传神童经书而教子祖孙同文”。在“重光”石匾的左右,各嵌着一块刻碑,上面的字太小无法看清,宗亲帮忙搬来了木梯,上登近观。只见从右到左,上刻:“皇宋嘉熙庚子,饶釜、饶鐆兄弟以春秋联中神童异科,钦赐进士;皇宋淳祐壬子饶务功以书经中式举人;皇宋咸淳丁卯,饶淳以礼经中式举人;皇明永乐丁酉,饶仕昌以易经中式举人、乙榜进士;皇明正德庚午,饶傅以诗经中式举人;皇明正德戊辰年,饶溥奉恩例授九江卫指挥使;皇明嘉靖戊子,饶佐以国学生授山西天城卫经历;皇明嘉靖庚戌春三月吉旦,赐进士第奉议大夫抚州府同知五山陈一贯、承直郎抚州通判罗江潘梅仝立。”“皇明万历丙戌,饶怀鞠乙酉武举中式进士;皇明万历癸卯,饶继范以易经中式举人;皇明万历辛亥,饶玄以书经选中岁贡;皇清康熙庚午,饶沃以国学生考授州司马;皇清康熙丁酉,饶文极以书经中式举人;皇清雍正三年岁次乙巳孟冬吉旦,嗣孙饶邦楼、饶邦根仝续立。”

  我们看着爬满古藤的门楼,祥云瑞兽栩栩如生,也不禁感慨,当年该有多强的经济实力,才能建造这么雄伟而精细的住宅。真希望江西地方政府尽快有效地保护这些即将失去的文化遗迹,否则,再过个十来年,恐怕会变成真正的残垣断壁。

辞别当地宗亲的挽留,我们一行在饶新林宗亲的陪同下,顺道走访了钟岭乡上缴村环洲饶家。众所周知,这是中共党史中不可遗忘的重要历史人物饶漱石的故乡。我们几次到抚州,因为时间的原因,未曾到访,一直记挂在心。由于今天的拍摄任务比较顺利,有一点富余的时间,刚好可以走访一下伟人的出生地。

  新林宗亲进村后找到了饶漱石先生的亲属饶卓秋,他很热情地陪同我们去参观饶漱石故居。饶漱石故居是一座老式的木结构民居,已经由当地街道办出资进行过简单修缮,原来破损严重的院墙已经被拆除,院墙上的石匾额已经静静躺在一个角落里,但门前的空地,倒也显得更为整洁空旷起来。由于历史原因,饶漱石故居尚未得到应有的重视,故居内没有任何的布置,只是一座空置的老建筑而已,在饶家亲人的看护下,故居很干净、很古朴。当得知我们是为编撰《 饶氏通谱》而采集资料时,饶卓秋宗亲主动愿意请出族谱让我们查看。他取来了一挂鞭炮燃放,这是按照当地的风俗,在请族谱的一个仪式。在卓秋的侄儿尧华中帮助下,从正堂龛几上方请下九修《邑前环洲饶氏族谱》,这是一套修于2003年族谱,我们查阅后当即决定进行拍摄。拍摄完成,天已经暗了下来,我们向卓秋赠送的《 饶氏》杂志,谢绝他们的挽留,驱车往临川市区走,此时,已经快晚上七点了。我们一行决定先送新林宗亲回家,再入住宾馆,吃过晚饭后再与早祥联系,免得打扰和麻烦宗亲。吃完晚饭已经是八点多,经与早祥联系,得知早祥因为重要事情,无法按原定的安排走访,于是我们联系崇仁的饶水民宗亲,告知其我们提前先到崇仁,水民宗亲马上应允。

  93日,我们早早起身,730分出发往崇仁去。约车行半小时,在刘渡村附近,饶水民和饶勤刚已经在路边等候。饶勤刚是一位年轻的宗亲,他曾多次参加江西省的宗亲活动,我们很是熟悉。饶水民宗亲是理事会的主要成员,为制作祖像之事,与我有电话联系,但从未见面,今年春节期间,他们举办景谦公祠修成庆典之际,原本想请我们到崇仁,却因我们有玉山团拜会的时间冲突,未能到来,几次都未曾见到面,但这并不妨碍大家的亲近。我们见面后,他们就带着我们到刘渡饶家景谦公祠内。

  在景谦公祠内,几位理事会成员都已经在,他们请出了两套族谱,因为我们的数据库中已经有刘渡饶家的族谱资料,但由于质量一般,这次见到了1990年的十修族谱完好如亲,我们就决定再次拍摄采集。这是一套10册的族谱,装裱印刷质量不错,我们马不停蹄,立刻开始分头工作,足足拍了两个小时才匆匆完成。这时,饶金明、饶安明等宗亲已经备好宴席等待我们,席间大家充分交流,饶家人的热情让我们再次感动。

  辞别热情的宗亲,我们在水民和勤刚的陪同下,来到水民宗亲为我们联系好的崇仁县跃进村饶东村小组。该村的饶有明和饶和平宗亲各拿来一箱族谱,都是光绪年间的《八修饶氏族谱》,据说由于以前查阅时,被弄乱了,他们也没办法准确区分,只有分成两份,各保存一份了。玉华会长仔细翻阅,着手整理出一套相对完整、品相稍优的十余册,我们就开始拍摄。据初步翻阅,这套可能就是饶延年支的族谱。期间,饶家村的饶太和送来一套1989年修的《十修饶氏族谱》,共6册,让我们进行拍摄,这真个意外的收获。此时,早祥也办好事情从临川赶到了崇仁,一起对族谱进行进一步的查阅。时间过得很快,直至天黑,我们拍摄工作只完成了三分之二,只得留下利琴继续拍摄,我们和各位宗亲一起先去吃晚饭。本想这顿晚餐由我们请客,意在不愿太过打扰当地的宗亲,以给他们造成负担,但饶辉荣宗亲执意不让,我们也只有恭敬不如从命了,还是感恩宗亲,还是只有努力工作以回报宗亲。我们用完晚餐,利琴的拍摄工作也结束了,并收拾好了设备。利琴用完我们带回的快餐,就辞别当地宗亲,由早祥宗亲带领下,直奔原定白天的走访地--临川湖上饶家。

  驱车近一个小时,约晚上九时,我们来到了湖上饶家饶国贤宗亲的家。国贤宗亲一家早就在等待,由于早祥的事先工作,没有二话,请出族谱,架上补光设备就开始拍摄。这是一套修于1995年的《八修饶氏族谱》,共6册,大开本。在国贤家人陪伴下,我们用了一个多小时完成了拍摄工作。辞别国贤宗亲一家,我们迅速返程。

此时,夜空深邃,繁星点点,万籁俱寂,今天收获满满,我们兴奋得没有倦意。约近子夜时分,我们回到了临川市区。

  94日,根据早祥的安排,我将前往云山镇清溪桥。从临川市区出发,经过一段高速,再走县乡小道,在早祥的指引下,很快就找到了清溪桥的饶海泉家。海泉宗亲保管的一套修于2011年的《重修饶氏族谱》,一套6册。由于是新谱,较容易翻页,拍摄速度就很快,不到一小时就完成了工作。海泉宗亲还特地到附近镇上采购食材,专门为我们做了一桌可口的饭菜,真的十分感谢。

  离海泉宗亲家不远,有一座著名的古石拱桥--清溪桥,这里原本是一条重要的通道,但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这座石拱桥已经被湮灭在荒草树丛中,但它却仍然生机勃勃,傲然挺立。遥想数百年来,多少饶家人在此繁衍生息,多少饶家人从此踏上迁徙之路。河南西峡的饶氏就是通过早祥的在此找到了祖源,此次前来,西峡的饶台哲宗亲得知我们到此,特打来电话问候,让我们感动。清溪桥这座承载着饶氏人文历史的地标性建筑,让我们依然崇敬不已。

  由于约好资溪的加良宗亲,我们必须赶快前往,于是辞别饶海泉宗亲返程。回到临川,把早祥送下高速,我就重新上高速赶往资溪。每次临川之行,早祥宗亲都事先为我们打前站,让我们的工作十分顺畅,节省了时间和费用。

  通过新开通的抚州到金溪的高速,因为车少而道宽,可以全速前进,大约近一个小时就到达的资溪高田的加良宗亲家里。在济广高速的资溪入口处,就是加良宗亲所在枥木村,在村附近抚河支流的山腰上,林木郁郁葱葱,2009年,以饶玉华会长、饶加良宗亲为代表的宗亲将勋公墓重修于此。饶加良与宁都饶平生等宗亲目前正筹划编撰崇玉公系通谱,资料相对汇集,所以加良宗亲会联系我们前往采集,这让我们的工作很高效,也很受惠,万分感谢。

来到加良宗亲家里,宁都的饶平生等宗亲已经到此,这次他随行带来了一套《历山饶氏族谱》,这套族谱共9册,装裱厚实,保管的十分完好。我们马上对其进行拍摄,足足花了两个多小时。傍晚时分,宁都的宗亲必须返程,我们就此别过。为了抓紧时间,我们将部分加良宗亲处的族谱资料带至宾馆,想利用晚上的时间进行工作。

  在加良宗亲的引导下,我们转场到了金溪县城,找到预定的宾馆,架上拍摄架便开始工作,里吴饶家的饶金田宗亲也带着族谱来到宾馆。傍晚时分,金溪县下东漕村年轻的村主任饶武丁和饶良木宗亲也带着族谱到宾馆,饶武丁宗亲还邀请我们共进晚餐,十分丰盛可口。用完晚餐,为了不致使宗亲来回跑,我们抓紧拍摄他们带来的族谱资料,直至晚上十时完成拍摄。我们又继续拍摄其他资料,直至深夜。

  次日,加良宗亲约好了临川的饶俊卿宗亲早早就到宾馆,他带来的几干系老谱,虽然破损比较严重,但依然能够看出当年刊印的质量相当高,最早的一册为道光十九年的,这些都极其珍贵的族谱资料。早上十时,黎川的饶文辉宗亲也来到宾馆,他带来的是一套光绪三年的《饶氏宗谱》,保存的很完整,真是太珍贵了。由于资料量多,加之我们的行程时间有限,我们抓紧时间工作,人停机不停,轮流拍摄。中餐时分,饶金田宗亲请客,还是留下利琴继续拍摄,我们先去用餐,等我们用完餐,利琴也完成了全部族谱的拍摄。即刻,我们辞别加良、金田、文辉、俊卿等宗亲,直奔东乡县。

  我们从济广高速经鹰潭转沪昆高速,大约两个小时来到了东乡,见天色也不晚,就与德恩赶往进贤县衙前乡。大约车行近一个小时,在德恩宗亲的带领下我们径直找到了族谱保管人饶有文家。但饶有文不在家还在工作,德恩宗亲电话联系后,由有文宗亲的弟弟打开家门,取出了三册族谱,我们就开始拍摄起来。主人不在,诺大个家就我们在拍摄族谱,这是对我们的何等信任,这就是亲人亲情的感觉。这三册族谱,分别为卷一和卷三,但两册卷三的内容是不等,我们选择了一册内容较多的拍摄,共拍得近600幅图片,此时已经天色渐晚,主人饶有文仍然没有到家,我们整理好族谱放好,交还给他弟弟,留下收藏证书和杂志。经电话联系,我们回程的路上可能会碰到回家的有文宗亲,于是我们电话约好,在乡政府所在地见面。在衙前乡政府所在地,我们见到了饶有文宗亲,并在当地一家小饭店小坐,交谈中,使我们了解了当地的一些情况,也让我们感受到了有文宗亲的纯朴和热情,他非得要他请客,幸好我们预料在先,抢先付掉了饭钱。辞别时,我们一起合影留念。

回到东乡,已是天黑。是夜住又好又便宜的东乡大酒店。

  从九月二日早上从金华出发,到九月六日返回金华,共计五天。五天行程,行程1300余公里,紧张而忙碌,可以说是夜以继日、马不停蹄,但在广大宗亲的无私帮助下,实现了工作无缝衔接,相继采集到十余套新老族谱资料,为饶氏通谱资料库增添了重要的数据。在当地宗亲饶早祥、饶水明、饶加良、饶德恩、饶新林等宗亲的陪同引导下,得到了临川饶洪昌、饶金龙、饶卓秋、饶国贤、饶海泉、饶俊卿,崇仁饶安民、饶勤刚、饶太和、饶和平、饶有明,宁都饶平生,金溪饶金田、饶良木,黎川饶光辉,进贤饶有文等等宗亲的支持下,还得到了临川饶华龙主任、饶海泉宗亲、金溪饶武丁主任、饶金田校长、崇仁饶金明宗亲、饶辉荣宗亲的热情款待,还有一些尚未记住名字的宗亲也为我们的工作默默付出,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每一次出行,都得到了各地宗亲的支持和热情接待,这是他们对 饶氏文化的热爱,是对饶氏家族的一种奉献,虽然时间会让我们忘却一些细节,但他们的情谊会让我们永远铭记在心。族人的期盼,让我们深感责任重大,再艰难工作也不可推却、不可逃避,只有努力工作才能回报。有了这些族人的支持,相信我们的通谱编撰工作一定能取得最终的胜利。

  (报道: 饶氏文化研究中心,摄影/蔡利琴,责任编辑/饶证舜)




新闻发布人:管理员5